• 南奧塞梯再現“非洲豬瘟”!又是美生物實驗室惹的禍?

    來源:沃德研究院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生豬

    關鍵詞:

      我要投稿

        近年來,俄羅斯周邊的獨聯體國家頻繁發生“非洲豬瘟”流行,俄羅斯發現都與當地美國的生物實驗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就在新冠疫情由于變種毒株(德爾塔)的出現,再度肆虐全球之際,“非洲豬瘟”又開始現身南奧塞梯了。

        8月3日俄著名網站“軍事政治分析”發表了弗拉基米爾·普羅赫瓦季羅夫的文章,題為《南奧塞梯的非洲豬瘟與格魯吉亞盧卡爾中心的罪惡勾當脫不了干系》,原文如下:

        俄羅斯正陷入五角大樓操控數十個生物實驗室的重重包圍。

        7月20日南奧塞梯國家安全委員會通報:“掌握的材料證實,格魯吉亞對我們共和國的衛生防疫、經濟安全構成嚴峻威脅。例如,七月茨欣瓦利地區邊境地帶多個村鎮的豬因非洲豬瘟大量死亡……2016、2017年也發生過類似情況,當時非洲豬瘟演變為大規模畜疫。上千頭牲畜死亡,共和國的農業遭受重創”:禁止南奧賽梯爆發非洲豬瘟的地區(茨欣瓦利、列寧戈里)向外輸出農產品。居住地發生豬死亡的農民三年內不得養豬。在出現非洲豬瘟的地區,要屠宰、處理掉所有家畜,健康的牲畜也無法幸免于難。

        俄聯邦武裝力量三防兵主任基里洛夫少將指出,2007-2018年非洲豬瘟正是從格魯吉亞領土向南奧塞梯、俄羅斯、歐洲國家和中國大范圍傳播?!氨R卡爾中心所在地區的傳染病形勢日益惡化,這些疾病大多由帶病昆蟲傳播”。他引用了歐洲疾病控制預防中心的數據,之前只有在格魯吉亞和其他南部國家才能看到的蚊子,已經現身于俄羅斯多個地區。

        眾所周知,美國在世界25個國家建立了多處軍事生物實驗室。1991年末美國國會批準了聯合降低威脅計劃,以始作俑者—兩名參議員南恩、盧卡爾來命名,由五角大樓威脅降低局負責具體實施。俄羅斯已經被五角大樓控制下的數十個專項生物實驗室團團包圍,它們主要位于烏克蘭、阿塞拜疆、亞美尼亞、格魯吉亞、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摩爾多瓦和烏茲別克斯坦。

        實際上述前蘇聯國家已經淪為美國德特里克堡實驗室軍事醫學專家試驗極其危險傳染病菌的試驗場。

        德特里克堡是美軍生物研究中心,臭名昭著的“死亡實驗室”,是五角大樓主要的中心之一,負責升級已知的、制造新型傳染病、其它嚴重疾病病原體。國防部軍事情報部門主管上述研究。

        五角大樓“戰斗病毒皇冠上的明珠”—盧卡爾社會衛生研究中心,距離第比利斯附近的美國瓦濟阿尼空軍基地(2001年6月30日之前——俄國防部第137軍事基地)僅有17公里。只有允許接觸秘密信息的美國軍事生物學家才能進入這個三級實驗室。

        盧卡爾中心承包商的合同義務包括研究炭疽、兔熱病等病毒傳染病,以及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毒株,搜集試驗生物樣本。大部分項目交給了私營公司,三家公司—CH2M Hill、Battelle和Metabiota在盧卡爾中心工作。上述公司不僅為五角大樓,而且為中情局開展生物研究。

        南奧塞梯國家安全委員會指出:“因為周邊國家沒有關于邊境村鎮非洲豬瘟的官方消息,可以得出結論,格魯吉亞刻意隱瞞了自己領土上爆發這一動物傳染病的事實,因為這是一種潛在的全球傳染病,帶病昆蟲導致其傳播速度極快”。

        保加利亞記者蓋坦吉耶娃進行的研究證實,南奧塞梯國家安全委員會對格魯吉亞當局的指控絕非空穴來風。根據她提供的數據,五角大樓開展了一系列基因-改良昆蟲、嚙齒動物、細菌繁殖項目。下一步將培育許多生物,甚至可以適應一定溫度,改變居住地點和飲食來源。

        這位保加利亞女記者爆料:為了散布生物武器,五角大樓甚至專門研制了生物氣溶膠霧化器,稱為Micronair,已經配發部隊。

        2018年10月,美國協助科學發展協會雜志《科學》發表了題為《農業研究還是新型生物武器系統?》的文章,署名者是來自蒙彼利埃大學(法國)、普蘭克進化生物學研究所(德國)和弗賴堡大學(德國)的五位著名學者。他們推測,在美國DARPA“昆蟲-盟友”項目框架內,昆蟲完全可以用于傳播基因改良病毒,這明顯違反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約》。

        上述歐洲學者認為,研究成果未必會應用于農業,很可能是“嘗試研制生物制劑和針對敵人目標的投送工具”。

        五角大樓“昆蟲-盟友”項目主管別克斯泰因在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承認,“昆蟲-盟友”計劃研究的許多技術具有“雙重用途”,既可以用于防御,也可用于進攻。德國維涅基教授聲稱,這一計劃的和平方向令人置疑,因為“利用昆蟲傳播疾病—這是經典的生物武器”。

        格魯吉亞領土已經不止一次向外傳播病毒傳染病。2014年盧卡爾中心建造了專門養殖昆蟲的工廠,開啟了“沙蠅”項目。這種吸血昆蟲在菲律賓等熱帶國家司空見慣,但2015年沙蠅卻攻擊了第比利斯和附近的達吉斯坦。當年威脅降低局開啟了“格魯吉亞蟲媒病毒”(靠蚊子和其他蜱螨傳播病毒)項目,此后格魯吉亞首次發現了白紋伊蚊和埃及伊蚊。這兩種蚊子是黃熱病、惡性瘧、寨卡病毒的攜帶者。根據歐洲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數據,白紋伊蚊已經在俄羅斯克拉斯諾達爾和土耳其北部現身。

        2021年4月,俄聯邦安全會議秘書帕特魯舍夫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呼吁國際社會應高度關注美國生物實驗室對全球構成的嚴峻威脅。格魯吉亞豬瘟滲入南奧塞梯再次雄辯地證明,衛生安全形勢正急轉直下。

        文章來源:沃德研究院

      (審核編輯: 錢濤)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