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戶遭遇兇猛豬周期 每頭虧損1000多元

    來源:證券時報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生豬

    關鍵詞:

      我要投稿

        前兩天打電話回家,得知隔壁四叔家的幾頭肥豬已經出欄了,以每頭虧損1000多元為代價。盡管四叔也非常不甘,但在強大的豬周期面前,他卻也并沒有更多選擇。

        四叔是典型的小農型生產家庭。以往他每過完春節,便出門務工,干些體力活以補貼家用??扇缃衲赀^6旬、又身無一技之長的他,務工這條路也慢慢走不通了。好在他有著典型中國農民所擁有的勤勞,即便外面找不到活,留在家里種種地也還是能糊口的。這些年村里出門的人太多,耕地大面積撂荒,很多人非常愿意把地免費借給他種,以保持土地的肥力,不要被雜草所吞噬。加之農村的基礎設施改進了不少,尤其是機耕道通到了每一塊田地,大大節省了農民作業時的體力消耗。

        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前兩年的豬肉價格,被拉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用四叔的話說,一張紅紅的票子,拿到鎮上只能換一刀窄窄的半肥瘦回來,而以往可是能換回一大塊后臀肉——在我們那,這是豬身上最金貴的部分。對于收入不高的鄉里人來說,豬肉漲價對他們生活的影響還真不小。不過事情也分兩面,豬價高企,對養豬的農戶來說,卻是一大利好,在行情最好的時候,一頭豬就能賺上1000多元。

        聽家里人說,今年春節剛過,四叔便從集上挑回了四頭小豬,雖然每只只有10多斤,但他付出了每只1800元的價格。站在今天的角度看,這是四叔今年最失敗的一次“投資”,但在當時的情形可完全不是這樣。春節期間,豬肉最高每斤超過30元,一年下來光吃肉的話就要花不少錢;而養一頭豬的利潤卻很高,按當時的行情,四頭生豬的利潤可以抵他在外務工三個月的工資。只是,他完全不知道,等待他的,將是一場多么猛烈的周期波動,以至于最終他連豬苗錢都沒能收回來。

        幾頭小豬買回來不久,豬肉價格便開啟了下跌趨勢,而彼時的小豬價格,卻還堅挺了一段時間。倘若那時四叔果斷地賣掉小豬,倒是可以及時止損,但他顯然不愿意也并不知道可以這樣做。以大商所上市的生豬主力期貨為例,在今年3月2日當天,創出了28400元/噸的歷史新高,接著便一路下跌,截至9月3日,已下跌至15880元/噸。比期貨價格跌幅更猛烈的則是豬肉價格,大家在有生之年見證了半年內從每斤三十,到每斤十三,如今甚至已跌破十元的劇烈變動。據家里人說,在初夏豬肉價格腰斬的時候,很多人開始“反向操作”,買入豬肉灌香腸。他們的想法也非常樸素,當初30元/斤不敢多灌,現在15元了還不趕緊多買點兒?

        20多年前,尚未成年的我已經感受過一次豬周期的威力。那是一個夏天,我家的母豬正好下了一窩小豬,按當時的行情,正好可以解決我兄弟二人新學期的學費。但好運只趕上了一半,父親第一次趕集高價賣掉了一半的小豬,解決了我哥的學費問題;五天后的第二次趕集,豬價便雪崩似地下跌,我的學費大約只解決了不到一半。當時我一度開心地認為,沒有湊夠學費,是不是就可以不用上學、繼續在田野玩耍?只是時間太久,到最后怎么湊齊的學費,我卻忘記了。

        大約在十年前,網易的丁磊開始養豬,隨后不少企業家跟進。不過現在看來,他們的舉動多少有點行為藝術的味道。過了不久,濃眉大眼的國企武鋼也宣布進軍養豬業。當時有人說,武鋼這是鋼鐵主業不好賺,轉變思路想干點輕松活。他們都低估了養豬的難度——如今的世道,早已不是當年搭個豬棚,搞定水源、飼料就能賺錢的草莽時代。再后來,養豬的公司一家又一家地登陸A股,他們的業績同樣隨著周期的波動上下起伏。當一個叫“非洲豬瘟”的名詞為全國人民熟知,當農業農村部的官員號召大家多吃豬肉,以應對豬肉價格下跌過快,人們才終于發現,曾經的歷次周期在這一次面前,是多么微不足道。

        本文來源:證券時報

      (審核編輯: 錢濤)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